--不怯荒唐倒怯我--

未至绝处不逢生。

『长顾』午休



  长庚知道自己是喜欢顾昀的。

  这种非分之想绝不是什么依赖、寄托,而是对顾昀本身。即便他之于你,为兄,为父,为师……你也清楚地知道你确实很想把他摁在墙上亲。

  顾昀看到的长庚总是一副泰然处之的样子,虽然懂事是好事,不过因此也少了别家孩子的年少稚气,说话做事一套一套,叫人放心又心疼。

  长庚从高中以后就不怎么跟顾昀交流了,顾昀忙着也没太注意,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才发现长庚话比以前更少了。这样说也不太对,他有次分明瞅见长庚跟同学说话条理清晰又温和,倒更像是跟他这个义父刻意收敛回避。

  也正常,毕竟前不久他发现长庚很久以前去神庙里写的祈愿签了。特地找长庚谈了谈。

  签儿上写的是,喜欢义父。

  顾昀第一次养孩子已经够无措,还被自己儿子悄悄惦记上了,心情能不复杂吗。他慎重想了想,拖着不行,久了容易成大病。腆着脸不好意思直说,写了个信给长庚。大意是长庚啊,你可能是一时情感认知岔了,其实呢你应该是不喜欢义父的……但你永远是义父的宝贝……如此云云。

  放了一封信在床头溜去公司,啥也不敢再说了,怕给孩子心理压力忒大。

  某日抽空回来想看看长庚中午都在作甚。人生头一次进自己家还蹑手蹑脚的,卧室门打开一条缝儿,哟,这小崽子还真在睡觉。他确实有叮嘱过长庚中午少背东西,尽量睡一会。不过今天回来还是晚了点,不晓得这小兔崽子按时吃饭了没有。

  当顾昀悄悄看到长庚脸颊那一侧的时候,整个人都僵直住了。

  长庚是睡了的。

  长庚是流着泪睡了的。

  少年的睫毛细长,漉了水却各外动人心魄。长庚安静地睡着,脸上没有任何悲伤或欢喜的情绪从眉间透露,可眼泪就是无端是静静地淌下来。

  顾昀鬼使神差想起长庚小时候,别家的孩子摔了跤都哭得嗷嗷的,只有长庚面无表情拍拍灰就背着小书包走了,不知道疼。沈易说这小祖宗天生不知道什么叫着急,可能天塌下来他能扛吧?顾昀说扛个屁嘞,小兔崽子,毛都没长齐。

  顾昀想给他擦眼泪,又不敢碰。他怕长庚醒了看到他。任何人都可以在现在安慰长庚,唯独他不行。一个人不想让你看到的疤你非要揭开,那不是关怀而是伤害。

  顾昀悄悄蹲下,屏着呼吸看他的长庚。

  少年眉眼日渐长开,小时候还算清秀,如今的脸颊像是被刀削过似的,轮廓明晰,却不带着戾气。从他被顾昀养着之后,吃穿用都是极好的,可耳垂却看不出福气。刘海挡住了眉尾,顾昀小心翼翼撩起来一点儿,瞧见这孩子不容易显露的眉峰。他忽然就想起来第一次见到长庚的时候,小娃子面无表情,他便玩心大发去刮人家的小鼻子,对方直接退了一米远。

  不知不觉,已经这么大了啊。

  顾昀舍不得看下去了。

  那两行泪胜过利刃在他心上缓缓划出一道又长又深口子,不知道怎么才能填上。正如他永远不知道怎么弥补长庚童年时代心中的裂纹。

  长庚慢慢地不哭了。不知道是不是做噩梦了,呼吸不稳似的。顾昀伸手想拍拍他,转瞬又收回。

  “长庚……”

  顾昀底底念了一声义子的名字。

  “你看,我也快三十了,也没成家。这不是心上还操心着你这一小兔崽子吗。”

  “曾经我以为我的命也就是把大梁整顿起来,甚至没想过要有个伴侣,要有个健康的晚年。你一出现,一巴掌给我扇离了原来的方向。我想看你长大,看你更成熟,娶妻生子。”

  长庚呼吸一滞。

  他没奢求过能跟顾昀在一起,也不想娶妻生子。哪怕他就这么悄悄喜欢一辈子,然后一辈子就这么偷偷过去了。

  顾昀的声音轻轻的,带着点儿小哑,与长庚无数次梦中听到的如出一辙。

  “也不是没人给我介绍对象,暗恋你义父的一抓一大把,当年西北校区一枝花谁不知道……沈易那饭桶,别的不积极,给我找对象勤快得要命。唉……其实我也没什么高要求,就是喜欢不起来。觉得空空的。”

  顾昀开始自顾自碎碎念了。

  “谈恋爱这事儿,其实我跟谁都那样……就是没那个心思。你突然这样,我这……唉,小兔崽子。我咋养了你这么个小兔崽子啊。”

  顾昀舍不得打,就趁这厮睡着了骂两句。这孩子敏感,你要是当着他面儿嗔他,他都得不动声色在心里喇一刀。

  “唯独跟你不行……”

  顾昀还是说了这句话出来。

  “……因为你是我的小长庚啊。”

  所以才不敢敷衍一丝一毫。

  不轻易应允,因为如果他应允了就一定会做到。有些话说出口就收不回去了,譬如,对不起,我对你的情感从来无关风月。结局未定,不敢妄言。

  顾昀发现长庚手里好像抓着什么东西,仔细一瞧:

  眼药水。

  是啊,学业重,用眼过度,长庚好像是跟他提过有点点看不清就去开了药,多正常啊。他儿子都多大了还睡觉睡哭了,可能吗。
 可他神经病一样在这叭叭叭讲一堆,这他妈好像不太正常。

  顾昀心里狂走八百里路,回想了一下自己刚都说了啥,巴不得全撤回去,最后憋着气继续蹑手蹑脚溜出卧室,坐在客厅点了根烟。点了一根还不冷静,打算来第二根,转头回想起长庚逼他戒烟的肃穆神情,心情复杂地把第二根烟钝死在烟灰缸。

  叹口气抓起车钥匙上班去了。

  听着大门那一声熟悉的吱呀,长庚才睁开眼,放任自己的眼泪又淌下来。

  他看着窗外的阳光,觉得刺眼,伸手捞住一捧光线,空气中的浮尘微微晃动,小义父身上的古龙香水味儿还没散干净,真好。

  他没出息地别过脸把鼻梁埋进枕头里,不一会儿枕头湿了一半。从背后看去他仿佛只是睡着了,因为他没有任何声音,肩膀也没有耸动。他只是落泪。

  那句“因为你是我的小长庚啊”把他心头多日的冰块软成一淌水,那么猝不及防,又那么郑重。

  “子熹”二字烙在心口疼得发紧。他把这个名字在胸膛里掖着,在嗓子眼滚了一遍,在唇齿间摩挲一遍。

  ……到底也没舍得念出口。





 end.



  文‖百里琬戈

『随』

你好啊小朋友,我是百里琬戈。

主打各种耽美小段子,100字~10000不等。一般在2000左右。

盗笔 / 杀破狼 / 镇魂 / 默读 / 龙族 / 阴阳师 / 哑舍 / 渣反 / 破云 / 桃花债 and  so  on.(魔道只留了少部分文,以后不太动笔了。)


文章里的句子可以拿走当个签/刻章/手写等,发表时记得艾特我就好啦。荣幸。

【划重点】周必更。

【再划重点】由衷感谢每一个赞、推荐、评论。甚至是关注。…真的非常感谢啊,受宠若惊。噗哈,我爱你啊。



@祈诡  @君炎凉 俩宝贝徒弟。

@若离。 官方认证,琬哥粉头(??)。





胸藏万汇凭吞吐,笔有千钧任翕张。

让故事里的人替自己潇洒过场。

10.22凌晨十二点

不是黑啊!跟风改图!过两天删。
冒泡表明我活着。

『梦境』

是小雨。

长庚看着教室窗户外面的一片灰色,竟觉得有几分澄澈。数学老师在讲台上自我沉醉,而长庚早已经私下把整本书学完了。

他有点乏了,无意识地看着教学楼跟前的松柏顶尖,窗户形成的狭隘长方形画框里只有灰与深绿两色。按道理这样的色调应该给人以沉闷压抑,甚至是一种诡异的美感。不过长庚从来都习惯于这样的颜色。

确切的说,是顾昀不在的时候,他从来都习惯于这样的颜色。

昨晚做噩梦,半宿没睡着。偷偷跑到顾昀房间,坐在床头,饶是千般心思揪得他生疼,面对好不容易忙了一天才休息的顾昀,面对这个只把他当儿子的顾昀,他也不敢说一个字。
看够了,天也亮了。

下课铃打了。
长庚出了教学楼,一眼便看到顾昀。特地来见班主任的,着装不比往日西服肃穆,浅咖色的风衣和人脸上的微微笑意终究在这雨中漾开了一分温柔。

义父……你怎么来了。

长庚嘴上问着,却全然没有疑惑的语气。为何而来一点儿也不重要,中午能见到义父实在是很好。

顾昀一把公务大伞遮住了阴天,给他撑出独一份的温暖来。

来看看我的小兔崽子,需要什么理由吗?
走,带你下馆子。

长庚和顾昀并肩走着。
慢慢地天也放晴了。
长庚的视线从地面不自觉转移到顾昀的手上,突然冒出一个大胆至极的想法来。
两个手背轻轻碰了碰两下,随即一个略为稚嫩的手牵住了另一个手。

这一瞬间的动作直到义父掌心的温暖可以切实感受到,在长庚这里,好像过了一万年。

他面无表情地慢慢将目光落在顾昀脸上,生怕义父会皱眉。
只要他皱眉,他便被定罪。

可是顾昀只是偏过头看着他,轻轻笑了笑。

儿子牵爸爸的手天经地义啊。多大了啊?还跟小姑娘似的?

长庚依然面无表情,在一片沉默中把他隐晦的心思敛得一干二净。

义父的桃花眼微微眯起来的时候,真真是胜却人间无数。坚硬的唇线一旦开始上扬,没有任何一种柔软可与之相比。

……想亲。

长庚迷迷糊糊地想。
但也只是想。

他早已经在无数个不眠夜做了决定,正因为他喜欢顾昀,才绝不会做任何逾矩之事,万万不会踩过父子这条线。他明白自己是个什么位置。

人潮涌来,将长庚推向顾昀怀里。顾昀顺势搂过他,而他趁机将唇在顾昀脸上碰了一下,学生的嬉闹声渐远。

……怎么回事,他怎么会做这种事。是不受控制的、无法压抑的、甚至是无意识的。

他下意识去看小义父的脸。




















下课铃响起。
长庚揉了揉睡眼,从校服外套的口袋里摸出手机。有新短信。

“今天公司有事,晚上我不回家了,晚饭多吃点。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父”

长庚动了动手指,想发一句“今天年级表彰大会有我,下次记得来”,最后一字字删掉,敲出了“天凉加衣”。
收拾好中午打算复习的资料,面无表情出了教室门。






end.


文‖百里琬戈

不喜白嫖。
由衷感谢各位小朋友的所有双击、推荐、关注,非常荣幸呀。

今天中午临下课梦见义父了。晚上抽出玉藻前心情好,冒死更一发,继续去学习了。

@狐荼。九青打卡 所以你什么时候接我放学啊。

2018.9.19

顾昀:滚,睡你自己床上去。
长庚:……
顾昀:愣着干什么?!多大人了都!害不害臊!?滚!
长庚:……

长庚大气不敢出,灰溜溜地滚了。

顾昀躺了没一会,听见长庚推门进来了。

长庚:院子里的猫没有被子盖,今天入秋,我就把被子给它们了,毕竟那一窝刚下了小猫崽,暖和点儿好。
顾昀:……所以你没有被子了??
长庚:我去给他们盖被子的时候,看见猫父亲非常爱他的孩子,给他舔毛,护在怀里。都不舍得让我碰。
顾昀:……?
长庚:给你讲个故事。我也有个父亲,他是一名将军。
顾昀:……??
长庚:他四处征战为百姓谋福祉,他是我少时的憧憬。他教我武功,教我安身立命之本。所幸我没让他失望。
顾昀:……然后呢?
长庚:可我也羡慕过那些尘世中的父子,不须家财万贯,却也其乐融融。我的父亲打过我,骂过我……
顾昀:……
长庚:可我还是爱他。
顾昀:咳。
长庚:无数个日夜我都念着他的名字熬,年少的所有惶恐虔诚都是他。
顾昀:他知道。
长庚:然后他让我滚。
顾昀:他只想不想跟你睡觉……
长庚:长庚委屈。
顾昀:……
长庚:长庚心里苦。
顾昀:……打住啊。
长庚:长庚想义父了。想他想得睡不着。
顾昀:行了行了进来吧……
长庚:义父,抱。

遂被人接了满怀。


end

无脑甜!做梦梦见的!挂两天删。

『“温柔”杂谈』

温柔的最高境界应该是“从心所欲不逾矩”。

真正的温柔是不避世的,在众多因素的干扰下能够顺其自然地坚守本心最为可贵。因为这种境界已经完全化解了分歧,是一种能将一切都包容于心的通彻。

到了这种境界,温柔是不会累的。

有幸见过温柔的人,他们的温柔就像星光微弱但坚定,痛苦但动人。可能承受的痛苦是别人无法深切体会的,可是心中如果坚定烙着信念,多少次分歧也不会迟疑。
他们坚信他们要守护的东西不仅仅是对自身的要求,还有一切等待发掘的温柔情感。
不是为了回报,但回报永远不会缺席。你对花朵微笑,泥土会记在心里。

难道因为言语伤害不用负刑事责任,我就可以口无遮拦吗?
难道因为别人伤害过我,我就开始我行我素吗?
难道因为对世界的改变太细微,我就心安理得为所欲为吗?
难道因为温柔太难,我就放弃吗?
答案是,不会。

“我们可以卑微如蝼蚁,不可扭曲如咀虫。”

随记‖九思倾

不喜白嫖。

梦安。

2018.8.5

弧很长,更新可能没办法稳定啦。
先打个招呼,而且我也只是个小透明。但还是希望每次上线你们都在。

wanan。

晓薛·药石无医·[94~99]

# 晓薛现代paro # 医生×杀手 #
这章结婚!
【你知他嗜甜三分,童性顽疾;知他常常入险,无定归期……可知他心悦于你,药石无医?】
【是改邪归我。】

94.
民政局。
“操!我就还不信了!新郎给老子写薛洋!”
薛洋愤愤然不肯认输。
“阿洋,听话。”
晓星尘把人搂进怀里,任其挣扎。
“诶!你干什……这是我老婆!媳妇!”
眼看登记小妹要把新郎的一栏写成晓星尘,薛洋可上了火,奈何晓星尘把他箍得紧,不然他真想把笔抢过来自己填。正要再次挣扎,晓星尘蓦地将下巴垫在他颈窝里,这一举动惹的薛洋微不可查颤了颤。男朋友在他耳边每吐出一个字,听去都较为低沉。
“嗯?你说什么。”
“……夫君。”

95.
薛洋是在走出民政局转角的咖啡屋遇到金光瑶的。他跟蓝曦臣在一起。薛洋说他进去交代个事儿,让晓星尘在外面侯着,很快就出来。
进屋之后先是跟金光瑶装模作样打了招呼,又有意与蓝曦臣寒暄,最后似乎是找了个什么借口互加微信,与此同时金光瑶望着薛洋的脸色有些古怪,这就不知道是为什么了——晓星尘在店外看到的就是这样。
——不过他当然不知道薛洋将“心悦你,蓝曦臣”的短信照片已经暗中发给蓝曦臣的事。只知道薛洋出来后心情大好。

96.
晓星尘订的第二天的飞机票,薛洋睡了一觉醒来已经到达目的地。是个蛮有异域风情的小城,风车挂在各家各户门前连成一条线。晚风轻轻一吹,呼啦呼啦地响。他们租的旅馆是在海边的,非常适合度假。
薛洋领了结婚证,开心啊,整个人都精神多了。到了晚上跑到海边,鞋袜子一拖扔在沙滩上去浅滩踩水玩,至于他被一只海蜇咬了一口则是后话了。
薛洋一回头总能看到晓星尘就在身后,便感到一种少有的踏实和安心。
“晓星尘,我嫁给你啊,压根就是因果报应。”
“嗯……此话怎讲?”
当年他的命是晓星尘救的,后来再遇到的时候晓星尘又救了他一命。他终究就是栽在晓星尘手里了,人和心都归他了。
“我这不是以身相许了嘛。”

97.
薛洋总觉得少了一环节,刚领完结婚证怎么就度蜜月了。他暗暗思忖着回去之后得办个婚礼,继续打开手机扒拉扒拉。然而考虑周到办事牢靠如晓星尘,某日早上晓星尘将迷迷糊糊的薛洋叫醒。薛洋睡眼惺忪,啊?道长,干嘛呀?晓星尘微不可查地笑了笑,阿洋跟我来就是了。
他们的婚礼是在教堂举行的。
胖乎乎的神甫双手合十,屋檐上的知更鸟歪着脑袋瞧薛洋。
“……你救了我何止两次。”
薛洋眼看过窗台边上有意装饰好的花簇,晓星尘牵着他走过几排的观众,薛洋一时真心是缓不过来。
从前他也看过风景,可那些惊艳总跟他无关似的,他也习惯于置身事外。可是这次不一样,这些惊艳的、快活的时光是晓星尘真真正正拉着他的手一路走过来的,他硬生生是把他从那个灰色的地带拉了出来。
手一牵就是一辈子,一拉就拉到了婚礼。
他愣愣回过神,晓星尘看着他在笑。晓星尘没有放开过他的手,他这样说,阿洋,来。

98.
“新郎,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?”
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“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、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,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?”
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神父转向薛洋。
“新娘,你愿意嫁给新郎吗?”
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“无论他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、或无论他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,你都愿意和他永远在一起吗?”
“是的,我愿意。”
“好,我以圣灵、圣父、圣子的名义宣布:新郎新娘结为夫妻。现在,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。”
这次的wen浅浅的,带着一丝虔诚。双唇短暂相触碰过后薛洋紧紧抱住了晓星尘,就像睡觉时候八爪鱼那样子的抱,幸而晓星尘搂他搂的很紧,他也不至于从晓星尘身上掉下去。

是重生的喜悦。

99.
“阿洋,以后都不要去做危险的事情了,好不好?”
“诶,我这不是改邪归正了嘛。”
薛洋顺势往晓星尘怀里一赖。
“嗯……不太算。”
“那?”
薛洋心下一紧。只听人温声笑道:

“是改邪归我。”

END.】

终于写到end了!两万多字终于完了。啊……开心。

是个晓薛的小连载,之前的更新还请的各位小天使自己爬楼啦。
1~52为主线,讲两人相恋。
53往后是故事的后续和真真正正的结尾。
都是糖,1~52也都是糖!

真的谢谢大家了。
不敢保证我一直在,可是……以后也请陪我一起走下去吧。

晓薛·药石无医[89~93]

# 晓薛现代paro # 医生×杀手 #

【你知他嗜甜三分,童性顽疾;知他常常入险,无定归期……可知他心悦于你,药石无医?】

下一章结婚。明晚更。

89.
薛洋熟练地开电梯门按下十六楼的键,他已经来过这n次了。从前没外人的时候他偶尔会嬉皮笑脸跟金光瑶说,诶,小矮子,你能够到三十楼的按键吗?金光瑶很少生气,不过会踢他一下子。薛洋他已经习惯了这个合作伙伴的皮笑肉不笑,而金光瑶也习惯了他的满嘴不见一句好话。薛洋站在电梯里笑了一声,完全忘记了此行有一定几率是要取他性命的。
“叮——”
一声长鸣将思绪扯回现实。
十六层到了。

90.
“薛洋,你考虑抽空语音录个遗书什么的吧。”
这是金光瑶见面后平平静静说的第一句话。
“我清档的速度,会比警察解码的速度快。你信还是不信?”
这是薛洋坐在电脑跟前说的第一句话。
“我们自始至终都只有一条路可走,别无选择。但是这条路吧,必须走完。任何退出都是违反规则。”
五指在键盘上敲击出和谐的旋律,仿佛两个人只是正常加班一样。金光瑶在无声中给自己和薛洋充了两杯咖啡,不动声色地放到薛洋跟前。他打开手机在文档里敲敲打打不晓得在写什么,心情大概是不像薛洋那样看得开。金光瑶是个做事留三分的人,他始终想要给自己留着后路。
想活?是,想活。
怎么活?光鲜亮丽,位重功高。
已是夜,星辰错落在城市天空的一隅。这夜晚平静得出奇,让人忍不住坚信明天的太阳也会升起来。

91.
“你还需要多长时间?”
“我有多长时间?”
“按照他们的速度,不算上往过赶的,你还有十二分钟。”金光瑶不再说话。
薛洋还是忍不住越来越急躁,甚至会手抖按错键。他的急躁并非仅仅是面对死亡的恐惧,还有什么别的在里面,甚至可以说是不悦到了极点的愤怒。
金光瑶感受到他的焦虑,忍不住重复了那一句话。
“我觉得大不了……你……语音录个遗书吧。防止万一吧。”接受了这个事实后的金光瑶显得平静极了,这才他一反常态放柔了语气。他再也没说什么留有余地的话。
薛洋冷笑了一声。
“我活着怎么了?我爱上一个人怎么了?”
“你不想死。”
“闭嘴。”

92.
警方的的确确是什么也没抓着,毕竟比薛洋慢了十秒。
系统的删除的进度条很给力,当警察全部完成解码后,打开视频绝不会是从前的种种证据,而是一团乱码。定位?不存在的。唯一美中不足是阴虎符系统毫无备份,价值三千万的东西用了这么多年,一块儿清档了倒是蛮可惜。不过比起他们的人命来说,还是非常划算的。
金光瑶一回头,薛洋怎么不见了,竟是钻到桌子底下。只听得一声咔嚓,金光瑶手背后拿着手机,屏幕却被薛洋拍了下来。
是未发出的短信。
草稿箱:心悦你。
收件人:蓝曦臣。

93.
天刚刚破晓。
太阳离得很近似的,两人站在落地窗前看日出。咖啡喝了不下三杯,稍微放松后疲倦立刻铺天盖地充斥了全身。夜的阴凉已被日光温得不见踪影,让人更加昏昏欲睡。城市开始苏醒了。扫大道的也上街工作,早餐点也一个个布置好了。白领学生渐渐也冒出了出来,短短的一小时,黑夜偷来的宁静不复存在。
薛洋给晓星尘发了短信。
“敛芳世纪对面的猫咪咖啡屋,九点。”
薛洋看了看表,还有十五分钟。
“好,接你回家。”
“好,回家……”
薛洋莫名开始鼻子发酸。
“我们回家。”


TBC.】




是个晓薛的小连载,之前的更新还请的各位小天使自己爬楼啦。

1~52为主线,讲两人相恋。
53往后是故事的后续和真真正正的结尾。真的都是糖。
保证结尾HE,1~52也都是糖!

下一章完结。终于磕磕碰碰两万字完了。

晓薛·药石无医[85~88]

# 晓薛现代paro # 医生×杀手 #
【你知他嗜甜三分,童性顽疾;知他常常入险,无定归期……可知他心悦于你,药石无医?】

一辆假车,欢迎打卡。

85.
自咖啡厅的那次会面已经过去了三四天,金光瑶再未有任何消息传来。只是依然有不安的感觉萦绕在薛洋的心头。这么简单,就这么简单?这么多年走过的晦暗地带,在一次谈话后烟消云散……至少跟他是撇清关系了。居然就这么简单,就像是做了一场梦。再也不用每天患得患失,正常人的生活已经开始,望着身旁的晓星尘,那种虚无的感觉终于消散了一点,脚下能碰到底了。
“你喜欢我哪里?”
“哪里都喜欢。”
“别食言……”
“我不会的。”
薛洋靠在晓星尘肩上,几乎是赖在他怀里。
感觉晚风从未如此惬意。

86.
“叮。”
“您的账户已收到一笔转账,金额为300,000,000,000元。”
薛洋本以为他会开心地在床上跳一下表示庆祝,可是没有。这种喜悦极度地平静,仿佛世界从来都是如此鸟语花香。倒在床上看着系统发来的钱款入账通知,这种平静的喜悦到达了极点。
薛洋一直都很累,背着满身的罪孽前行绝不是什么轻松的事。他需要休息,需要脚踏实地。一头栽在床上的感觉真的太美好,闻着晓星尘被子里的檀木香,都忍不住想做点什么了。而薛洋又是个在某方面想的很开的人,没有什么是比和自己心爱的人心身合一更令人流连的事情了。

道长,来做吧。

87.
(……bcy和lofter一个比一个严,饶了我这个新手司机吧。我尽力了。)
薛洋完全顾不着恋人的怔然,一个翻身骑在他身上。
听着,我爱你,喜欢你,一辈子都不想放开你。我不知道你对我的过去知道多少,可是我很感谢你没离开我。我是个糟糕的人,我走过的路也不是那么干净,可是我遇见你,就绝不要一直那样了。我不想后悔,我要变好,要拼命去爱你。我真的真的喜欢你,所以我想跟你上床。道长明白了吗?
晓星尘还未从那一句做吧缓过神来,又被一个突如其来的告白甜晕了头。待到细细品味出这话里所含的所有勇气和爱慕,他撑起身子去吻自己的恋人。

我也是爱阿洋的。

88.
人生的好光景总是不长。
薛洋的电话不合时宜地响起。是金光瑶打来的。
“希望你来的速度比警察解码的速度要快。……或者,你会来么?”
“我马上就去。地址还是公司?”
“嗯。”
薛洋挂了电话,心中倒是没什么不快,比起刚才的片刻安逸,他到觉得这样的气氛更实在。是生是死,一次定夺。他没有什么遗憾的了,心爱之人也爱着自己,并且好好活着。这足够了不是么。
“你会等我回来吗?”
“我会。”
这次的分别吻不是落在脸颊而是额头。这让薛洋有种错觉:
他似乎在行走血路时,得到了神明的垂怜。


TBC.】



是个晓薛的小连载,之前的更新还请的各位小天使自己爬楼啦。

1~52为主线,讲两人相恋。
53往后是故事的后续和真真正正的结尾。

保证结尾HE!
1~52也都是糖!
要是食言我直播生吞洗发水。

连载最多写两万,目前是一万六还是一万八来着……总之快完结啦。

注:文中道长的称呼不是出戏,前文有解释。